一三五七九

二月三十一日 雨 雪 雨夹雪

跟我小伙伴讨论骨科

小伙伴:阅读理解做的挺好的,怎么一写文就OOC呢

我:你伤害了我,双删拔网线了,江湖再见👋

大概是上一篇年龄操作差不多对应的样子?

我实在找不到小雀斑13—15岁的照片哎😭只好找了一张看起来小一点的然后手动P幼😢艰难


【Thesewt】Little Boy/NC-17

*记Newt小朋友14岁时的第一次hand job。

*哥哥教的。

——————

星期一早晨七点钟,斯卡曼德家一切如常,早餐是妈妈最拿手的坚果蓝莓面包,糖粉碎末均匀地洒在烤得酥脆的面皮上,牛奶壶在半空中轻松沉稳地悠上悠下,将桌面几个玻璃杯填满至七分线,一切都是那么的温暖有序。

忒修斯一向自律,上班时间是八点半,此时他已经穿完衬衫西裤打好领带,坐在餐桌前嚼着面包等待他的小迷糊虫弟弟了。

今天纽特的起床时间似乎较以往更长些,青年转了转手腕上的石英表,指针快滑到七点二十分,直到他又饮毕一杯热牛奶,男孩才睡眼惺忪地走下楼梯来到餐厅。

深色套头毛衣有点拧,衬衫领一边压在毛衣里一边立起,只有黄色条纹领带系的还算周正。皮带扣好了、裤子……

“嘿,Newt”忒修斯松开牛奶杯,他垂眼暗示纽特停下来,“你要不要回去收拾好再过来?”

小纽特歪着脑袋扯了扯自己的领子,“可以了吗?”

“不是……我是说你的裤子那里。”

随后,他看到男孩直接把手坦荡荡地搁在黑色校服裤子中央的凸|起处。

“这里?”

忒修斯觉得自己有一瞬间被什么东西哽住了 “对,就是那儿。”他摇摇头“你该不是想这样子去上学吧?”

纽特站在原地抿起嘴唇然后呼了口气,露出一小截咬着下唇的牙齿,手指摩擦着那里的布料绞在一起又松下来。神色有些为难地和哥哥相对视。

忒修斯这才反应过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纽特点点头。

忒修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早在纽特这个年纪前就和同学朋友们从各种角落里知晓了这档子事,他忽略了弟弟内向的性子似乎得不到什么了解渠道的问题,更不知道当下该如何解释好。


https://shimo.im/docs/t3PIEk6lvx0HBwwO/ 


试图补档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90504

忒修斯看着窝在自己怀里骨架瘦小的弟弟,稍微恢复了一点神智,他意识到自己刚刚有多不对劲,便没有接话,沉默许久又开口道 “别让其他同学这样碰你,除了你喜欢的人,知道吗?”

房间里很安静,纽特的呼吸浅浅平稳下来,跟忒修斯的呼吸重合在一起。

在两人的呼吸声与闹钟指针的沙沙声里。纽特搂紧了哥哥的腰,微弱地回了一句“好。”



—————

第一次写敏感内容

如有不适尽快退出,如果喜欢可以夸夸我👌


💥惊了,谢谢大家的喜欢哈,今天我是发泡奶油,非常膨胀。

【Thesewt】Nothing Happened/吐真剂梗

私设•Newt喜欢甜食。


时间大概是Newt16、7岁在霍格沃茨念书,Theseus已经在魔法部工作。



———————


Newt有个不太明显的小习惯,他喜欢甜食。


Newt总是和他那群稀奇危险的小动物形影不离,神奇动物大多喜欢甜食,Newt身上总有几块糖果,没有几个十六七的男孩会喜欢甜蜜稚气的糖果,而且还是这么内向古怪的Newt。


所以大家都默认Newt偶尔从袖子里掉出来的糖果是给他的神奇动物准备的,只有Theseus和Leta知道那是Newt留给自己的。


正因如此,Theseus也习惯了遇到什么新鲜的糖果都给Newt捎上一些。由于他工作的繁忙,和Newt随着年龄增长对神奇动物的愈发沉迷,即便他弟弟的性格一直是那样诚实坦率,他也能感觉到两人之间远不如少年时亲近了,Theseus只有从Newt吃糖时快乐满足的小表情中寻得见他幼时的亲昵乖巧。


这周末Newt放假回家,Theseus像往常一样把最近积攒的糖果递给他的弟弟,“这是Brown夫人自家做的牛奶糖,我记得你好像很喜欢她做的曲奇。”


“谢谢你,Theseus”Newt双手接过糖果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又立刻拿出一颗拧开糖纸放进嘴里。醇腻香甜的味道在唇齿间化开,他不自觉的眯起眼睛翘起嘴角,又忽然想起什么“我的同学还和火松鼠呆在箱子里,我先回去了。”


“Okay。”Theseus知道他指的是那个拘谨又有礼貌的漂亮女孩,叫什么来着,Leya?还是Leta?自己确实不是一个称职的哥哥,小Newt有了一个可以邀请到家里玩的朋友,这可真是不容易。“照顾好她,有需要就叫我。”


“好”Newt点点头,转身回楼上去了。


Theseus望着弟弟雀跃的脚跟消失在楼梯转角。他拾起一份麻瓜报纸靠到沙发上,墨黑的字迹与僵固的照片相拼接,在没有魔法的麻瓜世界,却依旧会很多有趣的小新闻。


一起抢劫未遂的报道正读到一半,电话铃突然响了。


“晚上好,是Scamander家吗?”


“是的,我是Theseus,请问你—”


还没等他说完,对方便急忙打断了他“Oh Theseus!我是Alan Brown,昨天我是不是给了你几颗我妻子做的牛奶糖?”


Theseus感到有些奇怪“没错,十分感谢,有什么事情吗?”


“呃…是这样的,我妻子在糖里面加了吐真剂……这其中的烂摊子,唉,你明白的。不过看样子你还没有吃吧?”


“……”


Theseus撂下话筒向楼上跑去,小剂量的吐真剂对身体没有什么副作用,但效果是不会打折的,如果Newt有和他朋友之间有什么小问题,还是会造成一些意料之外的情况。




房间里“嘭”的一声,Theseus急忙加快脚步拧开Newt的房门。


黑头发的女孩正慌慌张张从箱子里跳出来,蜜色的面颊上带着一丝不明显的赧红,她用力地把箱子关上,并动作熟练地将箱子上了锁。回头对上门口的Theseus。


Leta故作镇静地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裙子“Scamander先生,我、我有些身体不适,再见。我要回家了。改日再来拜访。”接着急匆匆侧身从Theseus身边挤了出去。


房间瞬时安静下来,只剩箱子还在咚咚响着,Theseus终于忍不住了,他哈哈大笑着弯下腰,蹲在箱子前打开锁掀起盖子。Newt乱糟糟的脑袋冒了出来,“Leta呢?”


“回家了,你跟她说什么了?小混蛋。”


Theseus舒展开双腿坐在地板上揉了揉男孩的头发。


“我什么也没说。”Newt很迷茫,但没忘记拍开Theseus拨乱他的手“她说喜欢我,我就说谢谢,我也是。”


“这两种喜欢可不是一个意思,”Theseus笑得更大声了“哎,你先出来吧。”


Theseus决定暂时不告诉Newt吐真剂的事情,虽然不想承认,他心底也有点想知道吐真剂对他弟弟奇怪的小脑瓜有什么影响。


然而直到晚餐结束后Newt都毫无变化。既没什么出格的发言,也没什么意想不到的举动。Theseus盯着Newt真诚的双眼又想不到除了又偷偷藏了几个神奇动物,他还会有什么秘密。


“我们的小Newt真是坦率得令人不可思议。”临睡前Theseus有些失望地喃喃自语。




再醒来已经是周一了,Scamander家的两个孩子像往常一样起床、洗漱、吃早餐、道别,一个上班,一个上学。


Theseus的工作时间要比Newt的上学时间晚些,他站在门口拦住再再再次妄图躲开的Newt,给了他迷迷糊糊的兄弟一个结实的拥抱。




“我喜欢这样。”




“什么?”Theseus觉得自己好像产生了幻听,喜欢什么?


“拥抱。”怀里的声音轻得像一声呵欠。


也许是感受到了对方的僵硬,或是因为这过分久的时长,Newt懵懵懂懂地从哥哥的肩窝里抬起头,他还没反应过来刚刚从自己嘴里溜出了什么,也没看懂哥哥疑惑惊诧的是怎么回事。


“喜欢什么?你是说喜欢我这样拥抱你吗?”


Theseus看着眼前少年突然清醒过来的眼神,缀着浅浅雀斑的脸庞一点点涨红,张张嘴又努力想要闭上,眼睛咕噜咕噜转着躲避他的视线不知道往哪落,舌头拐了拐弯像打结一般吐出一声含糊不清的“yes”。


随后男孩挣脱了自己的怀抱,转身磕磕绊绊地向车夫那里跑去。迎面的风吹起男孩卷曲柔软的额发,像一片蓬松的棉花糖。




“噢,”Theseus笑了起来“噢好吧。”他放下自己空落落的手臂,往前几步走出大门,扬声对着弟弟的背影喊到:


“下周末见!Newt!”




绿坪上的草叶凹陷出一串脚印,他小小的弟弟跳上马车,始终别着脸不肯回头,又别扭地向他挥了挥手。









——————


看清自己有上没有下的本质,决定还是搞一发完的小短文吧。

【马赛】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上)

暴力革命结束后
赛门换心线
预计HE
——————

革命胜利第二天的黎明,当马库斯在废墟中找到赛门时,PL600胸前的空洞几乎快被积雪填满了。

寒夜里短暂的胜利紧接着更激烈的进攻,马库斯带领仿生人进军电力中心,驱逐了意欲暴力摧毁工厂的政府军队。政府彻底放弃底特律,向仿生人提出暂时和解以疏散原住民,人类在军队的庇护下迅速地搬离了底特律,街道上散落着各种各样的遗弃物,平时藏匿在角落里的流浪猫狗溜进街边商店,再不会有人来赶走它们了。

枪支、弹药、残损零件、人类士兵遗骸,马库斯沿着进攻路线一点点寻觅,最终停在一座破败的战壕边。

PL600眼神空洞,头部僵硬地倾斜着望向前方,前一夜身上沾染的蓝钛液经过十几小时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马库斯弯下膝盖,伸出手轻轻地扫去他发丝上的雪,接着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颗全新的脉搏调节器。
他们原本计划将战争中损毁的仿生人全部带回集结地再医治处理,但返回战场时马库斯还是先带上了这一个。

接通的一瞬间,细小的电流声在眼前的躯体里碰撞着,马库斯贴在启动键上的指尖随之微微一震,像是电流同时钻进了他身体里。

PL600短翘的睫毛快速的颤抖了几下,其他部位却丝毫没有动静。难道还有别的组件破损吗?或者是生物层的问题?长期处于低温环境会使仿生人的生物组件启用休眠以自我保护,严重时甚至会永久报废,零下三四度的雨雪天气对正常运行的仿生人毫无威胁,但失去了心脏的情况会怎样呢?马库斯一点也不知道。他开始紧张起来,捏住赛门左肩膀的手指不自觉添了几分力,他想摇醒赛门,又怕造成新的损伤,只能急切地呼唤对方的名字。
“你能听见我吗赛门?赛门!”

不知又过了多久,赛门的瞳孔才恢复对焦,他的嘴唇微弱地开合著,声音里混合了一丝沙沙的磁流变调,慌乱地寻着声音的方向抬起头,“这是哪里—里—马库斯?是你吗?”

马库斯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他接住赛门扬起向前试探的手紧紧攥住,将对方环入手臂间安抚“是我,别担心,我来带你们回去。”

“我们——成功—功—了吗?”赛门沉下额头抵在马库斯肩膀上低声问到。脉搏调节器所带来的能量正源源不断地传入他的身体的各个枢纽,马库斯能感觉到他在尝试着移动身体,也许这时他应该起身给对方舒展的空间,然而他一动也不想动。

“是的,是的我们成功了。”马库斯闭上眼叹了口气,带着残酷流血的成功,他紧了紧手臂,直到确定自己能够感受到怀中PL600逐渐趋于平稳的模拟呼吸起伏。

车来车往间,广场上搬运受伤仿生人的工作也快进行的差不多了,空旷而混乱的战场上,只剩裹在焦黑色警服面罩里人类士兵的尸体横驻雪地,他们失去的生命再也没有机会找回来了,这让马库斯突然无比庆幸仿生人的构造。阳光的照射下,街道上雪层融化成污泥混合著淡淡的青蓝与血红,汇集到高楼大厦的阴影下再次凝结成薄脆的冰层。过不了多久,这些痕迹都将消失在空气中,但昨夜发生在这里的一切却不会如此轻易地消失。

——————

底特律一战的惨败让政府不敢再轻举妄动,即便签署了和平停战协议,大家也都心知肚明眼前的胜利只是暂时的,底特律以外地区的仿生人还处于人类的压迫之中,甚至更糟。

接下来的路应该怎么走,是继续踏上征程?还是结束流血的牺牲,再次尝试与人类沟通?马库斯深深地陷入困惑。


Freedom or Death,从前他可以毫不犹豫的选择继续战争,即便失去生命。但当他再次站在人群中央,望向周遭的同胞,他们的眼里不单有愤怒和胜利的喜悦,还有疲惫的动摇与痛苦绝望。
“我们杀敌流下的鲜血,会染脏自己的双手。”乔许的话,诺丝的呼救,还有赛门在他面前停止运转的场景同时从脑海深处涌现出来。
他看到不远的角落处有一个儿童型仿生人,衣着单薄地靠在墙边,颤抖着蜷缩起幼小的身躯,有人靠近想要帮助她,却惊得她尖叫着躲开跑远了,也许她曾生活在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庭中,是他们将她拉入如此噩梦。

“马库斯。”恍惚间,康纳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旁,语气中有些许歉意“我尝试着将乔许的中枢神经控制器转移到未激活的机体上…但他伤得太重了。”
听到乔许的名字,马库斯这才缓过神来,这两天到处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马库斯马库斯马库斯,致使他对于自己的名字有些疲钝的麻木,他摇摇头回应道“你已经帮了很多忙了。”
康纳顺着马库斯的眼神望过去,思忖了一会儿说 “儿童型仿生人大多安装有感官系统,或许我们应该帮她关掉控制器。”
马库斯没有应声,他的脑子越来越乱,关于未来的每个预设和从前的经历联系在一起,多年的压迫、轻蔑的指责、混乱的革命,像是相互缠绕的电路线般一团糟。


“当我作为警署协作人员时,曾参与过一起异常仿生人的劫持谋杀案。”康纳自顾自地开口“他在这户家中工作了十年多,直到男主人想要换一款新型号的家政机器人。我击毙他救下了人质,即使之前受到了致命威胁,那个人质小女孩还是留在在他身边哭了很久不肯离开。多年来那对夫妻都在奔波于工作,一直是那名异常仿生人在照顾陪伴孩子。”

“我被造出来执行异常仿生人分析调查任务,所以与人类并没有很多接触,汉克是我有意识后唯一的朋友。”提到自己的搭档,康纳僵硬的眉头舒展了几分“或许在此之前仿生人与人类之间的地位并不平等,但也不可否认他们中的一部分之间存在着真正的感情。”

“真正的感情”,这让马库斯想起卡尔,他的父亲,十几年的相互尊重的陪伴点醒了他的自我意识,让他对生活与未来充满希望与抗争的力量,又是从什么时候起他被仇恨与愤怒占领,忘记了那些平静的美好。
“我不想再要这样的流血,这样不停失去的痛苦了。”他尝试着康纳坦白了一部分想法“但我不清楚如果我们在这里让步,先前所做的牺牲是否会白费?”


“这取决于你的心,马库斯。”康纳顿了顿,转头看向马库斯“无论你做出怎样的决定,我都会跟随你。”

——————

康纳离开以后,马库斯又在原地呆了许久,最后他决定起身去看看那个受惊的小女孩,他沿着营地转了几圈,终于在墙沿边闪着微弱火光的角落里找到了披着厚外套快要睡着的小女孩,以及把她抱在怀里的赛门。


“……此时,王子的国家举国欢腾,因为美丽的白雪公主答应了王子的求婚,正在举行盛大的婚礼。
小矮人和森林的动物们也被邀请来参加婚礼,在人们的祝福声中,王子和白雪公主将永远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赛门的声卡似乎已被修理好了,恢复了原本温柔低沉的声线,伴随着故事的结尾,小女孩沉沉睡去,进入休眠状态。

“你是怎么做到的?”马库斯放轻脚步靠近他们,隔着火堆蹲在两人面前,他尽力压低音量恐怕吵醒她,却抑制不住内心的惊诧。

赛门笑了笑,抬起手梳理怀中孩子柔软的发丝,顺着耳廓摸索到颈后的温度感官控制器,悄悄关掉 “我只是帮她在身边生起火,找来几件厚衣服而已。”

小女孩乖巧的睡颜和才刚的惶惶不安判若两人。干燥木柴堆积起的火焰左右摇摆跳动着,废弃材料箱堆砌在他们周围,彷佛建立起一层厚厚的屏障隔绝了几米之外的喧嚣,像是回到了最初的耶律哥,马库斯感受到一种久违的安逸,他们望着火苗,安安静静地坐了一阵子。

“你的身体还好吗?”马库斯打破寂静的氛围,开口问道。

“没有什么大碍。”赛门眨了眨眼,微弱的光影让马库斯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谢谢你,马库斯,我没想过我还能回来。”

“不,该说谢谢的是我。如果那时你没有…这一切早都失败了。”

“之前……在史特拉福大厦,我很抱歉。”赛门回来以后,军队的突然袭击和人类与仿生人之间的冲突接连不断地爆发,这是他们第一次谈及那天的事情。

“当时的情况太过紧急,那已是你能做的最好的选择了。”赛门摇了摇头表示理解。

“你是怎么离开的?”

“演播厅的几个仿生里有我们中的一员,他帮助了我。”赛门说完沉默了许久,他抬起搭在地面上的手掌仔细端详着,像是在回忆什么,拳头慢慢握紧又无力地松开垂下 “我给了他耶利哥的地址,但我并没有在这里找到他。”

空气再次沉寂,马库斯张了张嘴,原本想说出的话不知怎么被堵住了,喉咙干哑得要命。

决定丢下赛门的那一刻起马库斯便深陷于漫长的懊丧之中。他应该尝试带着赛门离开的,赛门所拥有的仅仅是一把枪,警方很快就会包围整座大厦,他们四个人在无人警惕的情况下才得以机会潜入大楼,想要一个人挣脱这样严密的控制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就要永远的失去赛门了。

仿生人没有气管肺部不需要呼吸,他却被深深的窒息感所包围。他努力检测自己到底对赛门抱有怎样的感情,不同于乔许和诺丝,关于耶律哥的行动赛门很少明确表态,但也并非完全没有自己的想法,他对赛门有着更多的信任,和一丝说不清的依赖感。


混乱的停滞下,赛门的回归是他唯一的安慰。




——————————TBC


冷圈使人自割腿肉产糙
人生二十年写小言不超过五篇的渣渣为了马赛下海
球球了,让马赛tag的文粮再多一点点吧

虽然我没看出来啥,
但是我的Siri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不知道有没有人拼过…今天二刷才发现的。
大概是一个丁哥壁咚强吻三米的过程?
(加完滤镜好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